晓孜-DitCs

忙碌一周,希望周末休息好。


2020.05昆明滇池大坝

夏天的滇池,让人回想起1980年代海埂扑腾的日子,那时候有人工铺的并不舒服的沙滩,拥挤嘈杂,水其实也没记忆的那么干净吧?

2020年5月昆明海埂公园

午后


2020.5.18昆明

暮色

        身为一个昆明人,我第一次专门晚上来海埂大坝,春季最后几天的光景,说不出什么感觉,现在西山轮廓没改变,不知道未来会如何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对面的高海路,会想起黄渤和江一燕的电影『假装情侣』,那一段雨中的告白,对这部电影的亲近感可能在这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绪盒子打开,又蹦出一条,很多年前,喝醉醒来半夜两点在朋友车上,我发现我鞋子全是黄泥,问他们把我怎么了?结果是我喝多了拉都拉不住的在海埂水边踩的,断片。这些往事总是不经意会出现在面前,就像昨天才发生,却已是匆匆数年。

城市恢复拥堵,疫情仍未结束。

2020.04.22 昆明近日隧道

2020.3.20晚,戴着口罩睡觉的第四个夜晚。

没想到2020春节假期变得漫长,在昆明哪里都没去。

2020.2.10开始复工上班,公交都基本中断了,还好自己开车上下班,私家车的重要性凸显。

2020.3.7是自己摔断右腿一周年日子,去年断腿后,先是被好友背到延安医院,过道里躺了一夜。次日转到云南省中医院骨科,12日手术放入内固定体,麻醉过的快,缝皮时候疼死,满身冷汗。3日后出院,在家里躺了一个月,2019.4.15日拄着杖上班,脚肿未消,持续打车3个月上下班。

2020.3.16来医院复查,本以为会拍个片子,医生看了半年前的片子,让我动了动脚,蹲了下,就说可以拆内固定了。立马住院。和医生商量可否明天住。

回单位和部门领导请假,然后一堆事忙到吐。

2020.3.17开车驮着住院用具7点来到医院,因为来的早,还有停车位。等到7点50办了住院手续,去科室开了住院,抽血、彩超、心电检测、CT检查全部做完已经是10点30,再把东西搬上来床位放好,开车离开医院停回家里车位,很久不能开车了。

晚上签字了手术书,第二天手术。晚上十点多麻醉科打电话确认询问,十一点多护士突然出现在床边交代。

护工也找好了,从手术那天开始。

2020.3.18早上8点多走进手术室,结果9点40开始做,10点50结束。基本顺利,麻醉没失效,开始感觉手术刀划开皮肤的刺感,能接受。后来睡着了,中途医生螺丝拧不开,用什么工具在敲,把我敲醒了,然后做完醒了,但是下肢没感觉。麻醉主任就是个段子手,哈哈哈。

没被镇痛泵,我也拒绝了止痛针。事实证明当晚真的很疼,基本是睡一会醒一会。

3.19日,早上还是疼,不过能睡着。下午盖着被子睡着,结果腋下测体温,38.5度,被医生严重怀疑,我解释捂被窝里睡太热。医生立马让抽2瓶血,不是平时的管,而是瓶。之后测体温37度。晚上基本睡的不错。

3.20日早上查房,主任说这个恢复的可以出院了,旁边医生说他昨天发烧。那就再看看下周一出院吧!哎,惨我。我真住不住院了。



蓝天和滇池

2019年1月12日滇池捞鱼河

希望和现实总有差距,结果十天才发第二张。


昆明海口石城,2020.1.1

2020年第一天,我希望新一年可以大家健康平安!

也希望我能坚持发发LOFTER。

图是2019年底的。

水边栈道

2019年2月 贵州兴义万峰湖

风雨夜前的城堡

风雨不停歇的赶着下来,浓云环绕的湖湾,碧绿深邃的水面。究竟是有公主困在城堡?还是王子受到诅咒化为深潭中的怪?

2018年贵州兴义吉隆堡

显示更多内容